Welcome to「千寻塔文化」!

18028786449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千寻塔
phone:
18028786449
QQ:
860639644
ADD:
深圳市龙华区人民北路美丽AAA商业中心

澳门中山演出活动厂家直销

author:「千寻塔文化」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4-29 13:46:01

本文由「千寻塔文化」提供,重点介绍了中山演出活动厂家直销相关内容。「千寻塔文化」专业提供汕尾舞动乾坤团队,汕尾舞动乾坤价格,汕尾舞动乾坤费用等多项产品服务。公司产品服务因高质量,低价格等优势,获得行业内一致认可,获得了客户的一致好评。

中山演出活动厂家直销作者:lll

封面:Anitama

中山龙,1990年出生,年轻代数码作画代表人物,参与过《夜樱四重奏》、《元气囝仔》、《夜之小双侠》(道具设计、关键原画、副人物设计)、《超时空要塞Δ》(主要原画),最近负责了《GAMERS!》OP、《龙王的工作》OP和《黑色四叶草》ED的分镜演出工作。

本届Comiday成都同人祭邀请到藤井慎吾和中山龙两位原画来中国参加活动,Anitama借此机会对两位进行了简短的采访,以下是访谈内容,非常感谢Comiday提供的采访机会。中山演出活动厂家直销

——做动画的契机是什么?中山:大学时同年级里面有一位叫榎户(榎户骏,《Fate/Apocrypha》动作作画监督)和一位叫大川(大川贵大,《偶像活动STARS!》作画监督)的,这两人对作画非常有兴趣,我在进大学和这两个人聊天之前,虽然喜欢看动画,但是完全没有作画和动画原画师的概念。

——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中山:我本来是以漫画家为目标的,但是慢慢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做漫画家的才能。我的父亲是做家具的,也会做家具的设计,我对此也有兴趣,所以大学选择的是美术大学的设计专业,打算以后做平面设计这样的工作。而榎户和大川两人是动画专业的,经常能看到动画专业的两人津津有味地讨论作画,看着他们讨论才知道动画是人用手一笔一笔画出来(笑)。刚好那个时候对插画也有兴趣,问了同学得知现在能用数位板在电脑上画,于是自己也买了一个数位板。4月大学开学,8月暑假买的也就在那时开始画的。

——具体是哪年呢?中山:2008年吧。不过那时候也还没想去做动画,画的主要是插画。每次Comic Market都有画同人本,也有画一些插画放在网上,结果大三的时候就有动画的工作找过来,问我能不能画原画,当时我也有兴趣,也就试了一下,感觉非常非常难,觉得如果真要入行必须先进动画公司,做中割动画一步一步学,所以毕业之后就去了Gainax。

——关注作画之后喜欢的原画师吗?中山:田中宏纪先生。大学时有部《铁腕巴迪 DECODE》,当时就开始去分辨原画,通过看片尾原画表,一个一个去记人名,算是第一次对作画感兴趣。之前只是普通的御宅一样眼光停留在动画的人物可爱啊,剧情有趣的程度,所以完全和榎户和大川搭不上话(笑),他们就在谈论这个部分是谁作画的,而我还在关注角色可爱声优是谁什么的,他们对此就完全不关心。不过后来慢慢发现田中宏纪先生的作画我好像也能认出来,“这个我好像也能认啊”(笑),感觉有点入门了,就从那时候开始的。

《铁腕巴迪 DECODE》及第二季《铁腕巴迪 DECODE:02》有很多战斗场景使用数码作画,当时的数码作画代表人物都有参与,不过也给很多观众留下了数码作画“崩”的印象。——后来是怎么选择Gainax的呢?中山:其实快毕业的时候有认识一个漫画杂志《Jump Square》的编辑,他问我要不要画漫画,因为我毕业作品就是漫画,同时那时候时不时接一点动画的工作,也有点想进入动画行业,做设计方面的心思也有,所以当时在三者之间犹豫了很久,结果毕业之后还没找到工作(笑)。那时候就有点心急了,当时认识一位叫吉边尚希(参与神风动画作品比较多的原画师)的原画,关系比较好,时不时有帮他做一点活,不过毕业之后马上做自由原画不太合适,而就职时期当时也已经错过了,因为那时候已经毕业了两三个月了,所以就得找全年都在招人的动画公司了。而Gainax就是全年都在招人的,而且位置离家还不远,我《天元突破》和《EVA》也是很喜欢的,所以感觉只有这一个选择了(笑)。然后把自己的插画和简历装好寄过去了,然后就通过了。

——一次性就过了?中山:是,就只投了Gainax,并没有去应聘其它公司。四月毕业的,稍微打工打了两个月,六月就去Gainax了,之后在Gainax待了四个月,十月又去了龙之子。因为当时泽良辅(经常使用网名りょーちも来记名,直译ryotimo,《夜樱四重奏 花之歌》监督,不断在动画业界中推广数码作画,也是《铁腕巴迪 DECODE》的人物设计和总作画监督)先生在龙之子想组一个数码作画班做《夜樱四重奏 花之歌》(采访中就简称为《夜樱四重奏》了),在招募年轻的数码作画人员。

——在Gainax学了哪些东西呢?中山:在Gainax教我的人很好心,严格的部分也有。在此之前虽然有做过设计什么的,但基本没有用铅笔在纸上作画的经历,所以一开始线画得不干净,连线连得不好,线条画偏都是经常出现的,一个月后就慢慢开始入门了,也能看出之前的问题,“这线太脏了,擦了擦了”之类的(笑),现在看来那四个月还是非常重要的。虽然原画和动画是不一样的工作,论当时四个月对现在工作的影响也是微妙,不过当时在Gainax做了剧场版《魔法少女小圆》和《最强会长黑神》这类,也借此机会了解了做中割动画的人的感受。

——进入龙之子之后就是一直数码作画了吧?中山:是的。虽然在Gainax上是纸上作业,不过从头到尾没有过在纸上画原画的经历。

——在进Gainax之前你也有参与一些原画工作,当时是啥感受呢?中山:单纯感受到自己画得真烂(笑)。当时有参与《伪物语》的第六集,但是完全不懂动画原画该怎么画,那些工作真只是让自己明白水平还远远不够。

——有被作监说什么吗?中山:当时卡袋里面夹着一个字条,应该是写给制作进行的——“这个原画是完全没有经验的吧”,被作监给看穿了(笑)。不过那位作监真是非常好心,留了很多鼓励的话,将来一定能画好之类,当时想“啊,还有那么温柔的人啊”。之后还有《刀剑神域》的第二话,画了非常糟糕的打戏交了上去,作监非常非常生气留了字条——“这种水平就别自称原画了”,当时看到觉得自己真不行啊,想好好从头学,也成为去Gainax的契机。

——Gainax之后就是进龙之子开始正式的原画工作了吧?中山:在《刀剑神域》中惹祸是在毕业后不久的四月,而进龙之子画《夜樱四重奏》第一集也就是十一月十二月的时候,我的原画水平基本没多少长进,因为之间没做过原画,所以被修得很多,不过也学到很多,虽然交上去的东西不怎么样,不过是赚了很多经验值。

——在《夜樱四重奏》收获很多吧?中山:因为当时年轻人很多,有泽良辅先生和山下清悟先生教,大家积极性很强,水平也慢慢提高了,而且当时作画有藤井慎吾先生、松本宪生先生、藤泽研一先生、泽良辅先生、高濑智章先生,演出有《埃罗芒阿老师》监督的竹下良平先生、作监有谷口宏美女士等等,周围都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人。很多年轻原画也是从《夜樱四重奏》开始,包括我在内,还有榎户骏、坂诘嵩仁,当时已经作监的川野达朗,还有小笠原真,关弘光,这些人现在都变成很厉害的人了,不过当时大家都是新人,后半虽然大家都很辛苦,不过情绪还是非常高涨的。

凡是提到数码作画,就绕不开《夜樱四重奏 花之歌》这部作品。关联阅读山下清悟的访谈。——《夜樱四重奏》工期还挺长的,整整花了一年。中山:现在来看算挺长的。不过第一集的时候新人很多,真是花了很多时间,记得是花了四个月。不停的retake。

——所以学了很多,涨了很多经验值吧?中山:虽然学了很多,不过公司的人和监督就…(笑)

——昨天活动上选一位印象最深的数码作画人环节你选的是山下清悟先生,你觉得山下先生厉害的地方在哪里?中山:时刻都在寻求新的手段,不满足寻常的画面吧。另外每个环节都是在尝试,而且每个环节都能做,作画、分镜、演出、摄影都很强,非常万能。现在还能用Blender做3DCG动画,感觉没有啥他做不了的,出现了新的技术他总会第一个去尝试。

——之后和吉原达矢监督合作好像很多。中山:因为在大三的时候,第一次尝试动画工作就是因为吉原先生。当时他第一次做作画监督就是《侦探歌剧》的第六集,他就在推特上问有没有人想画原画,我当时还是纯小白,问了“新人行不行?”,回信说“可以啊”,于是有了第一次机会。

——画得怎么样呢?中山:完全不会画,是吉原先生帮我修的。不过这是意义上的第一次。也借此机会认识了吉原先生,现在关系也很好,之前就帮他做了《黑色四叶草》的ED。

——吉原先生非常年轻就当上监督了,你觉得他的厉害之处在哪里?中山:首先就是画得好,无论作画还是分镜,而且速度超快,什么都会,也正是因为什么都会,所以很年轻就能当上监督的吧。好像是最年轻的监督吧。

——中山先生负责战斗场景比较多,有什么偏好吗?中山:最初对作画感兴趣就是因为田中宏纪先生的战斗场景,所以想在动作方面发展一下。

——参考过的原画师有哪些呢?中山:有好多,比如说田中先生、中村丰先生、伊藤秀次先生、佐藤雅弘先生等等,不过不算特别受影响。当时在做《夜樱四重奏》的时候经常看他们的作画。

——有受周围人影响吗?中山:肯定有,比如说藤井慎吾先生,工作的时候有给他们看,让他们指导,不过总体上相比于参考,还是自己画想画的东西的成分较多。

——最近关于OP、ED分镜演出的工作比较多,是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意思吗?中山:其实并没有这样想法,只是想做单集的分镜演出,但是整整一集30分钟的还是太辛苦了,那还是先拿一分半的OP、ED试手吧。做OP、ED更多是为做正片的分镜演出做准备。

——最早包下整个ED是《元气囝仔》的时候吧?我听说是用Surface pro2做的?中山:Surface Pro2是まじろ(《元气囝仔》和《超时空要塞Δ》的人物设计和总作画监督,ED的作画监督)小姐用的,我是传统的数位板加Flash,《元气囝仔》的工作也是关系不错的まじろ小姐介绍的,当时她负责作画监督,我就包下了整个ED的作画。

——虽然你动作场景负责较多,不过OP、ED的工作上感觉还是非常重视角色性呢。中山:因为动作场景的作画不能作为工作的目标,动作作画本身就是应该作为提升作品水平的一个手段,包括日常作画也是手段。比如说《龙王的工作》OP就是把可爱女孩子的认真努力部分展现给观众,不能说我喜欢动作场景就把动作要素强行塞进去,还是需要理解观众想要看什么的,观众是因为哪个方面喜欢这个作品,《龙王的工作》则是日常中女孩子非常可爱,但是在下将棋的时候非常认真赌上人生的感觉,必须深入理解角色内心,否则意义就不大了,我是以此为基准做这个OP的。

而动作场景要是有的话,肯定也会努力做好的,而《GAMERS!》是完全FREE,任我发挥的,主题是游戏,主角就是剧中的五个人,其它请便(笑)的感觉。我当然也是问了要不要尽量靠近原作,不过回复是OP就是OP,起到预热的气氛就行了,我本来就是非常喜欢游戏。

——所以里面有各种各样类型跨度非常大的游戏啊?连PUBG(绝地求生:大逃杀)都有。

中山:是啊。因为OP是动画播放前做的,当时PUBG(绝地求生:大逃杀)也才刚刚流行起来,我也刚刚开始玩,非常喜欢,算是最希望放进去的镜头。高潮部分还是战斗,因为个人喜欢画战斗。

——所以叫了很多朋友来一起画了?中山:是的,因为这样的战斗场景能起到炒热气氛的作用,自己也喜欢,所以该用的时候就用了。不是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强行加进去,比如说要注重故事剧情。《黑色四叶草》的作画则是相对安静的。

——这ED非常简单易懂的呢。中山:是的,因为是第一个ED,只是用在前13集,因为是长篇连载,所以13集里面剧情也没怎么发展,而且主角亚斯塔和尤诺没过多久两个人就分开了,变成单纯亚斯塔的故事了,而ED的主题是两人的关系,结果能用的只有原作里面的第一话了,也就是说需要充分提取原作第一话的内容做文章,当然到了故事后半两人又走到一起了,但是这部分在后面,现在肯定用不了,所以能用的要素其实相当少的,对于亚斯塔主要描写第一话中他对自己没有魔法的苦恼,一度怀疑自己是弱者,尤诺则是在一旁关心他,也明白亚斯塔苦恼什么,对于亚斯塔这么烦恼其实我个人是想了很多的。可能有人期待会有什么帅气作画什么的,估计会失望了,不过这样的画面放在OP或者正片里可能更好。总之,这个ED,在角色性上花了较多心思。

——昨天活动上你写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数码作画回,你写的是《Fate/Apocrypha》22话,为什么选择这集呢?似乎有不少人说作画崩坏什么?(活动上似乎有笔误,写错成了21话,采访中确认是22话,也就是争议非常大的暴走回)中山:咦,我们说的是同一集吧。我觉得完全不算是作画崩坏,看的只是觉得好厉害。说作画崩坏的在中国国内比较多吧,日本也差不多,不过作画崩坏这个词的确需要好好定义一下,比如说角色完全没有动,但是脸画得很好修得很好的情况,或者动得非常多、画了很多作画张数,一张张画可能有点草,总体来看很帅的情况,相对来说我更认为后者是好作画。

——之前的主要工作是《超时空要塞Δ》的主要原画师,之前在《Space Dandy》17话画过跳舞场景,有关联吗?中山:可以说完全没有关联吧(笑)。《Space Dandy》那集还有中村先生,画得真是超好,再一次让我感到自己画得真差,不是适合向别人吹嘘的东西,所以也没说什么参与了《Space Dandy》,这是我负责的部分之类的话,怕暴露真实水平。《超时空要塞Δ》的工作则是和《元气囝仔》一样是まじろ小姐邀请的。

——参与《超时空要塞Δ》的感受怎么样呢?中山:更想做一点,不完全燃烧的感觉吧。

——不过画得不少呢?中山:变身场景基本全画了,挺开心的,只是到了后期,工期实在太紧了,本来打算是作为主要原画只做原画的,但是实在没人了不得不去做作监的工作,作监的工作其实有点像擦屁股的工作,只是把不好的部分提升到平均水平,实在是不太想做。所以有些想做的动作场景跳舞场景还是没有做,留有遗憾。

——你觉得你的代表作是什么,或者说满意的工作?中山:(思考许久)硬要说的话还是《GAMERS!》的OP。做了很多尝试,把自己喜欢的游戏画面做了进去,很开心,也和3D、2D设计的人交流了很多。

——这些游戏画面具体是怎么做的呢?中山:自己画Layout设计稿,写上需要哪种游戏的效果,附上游戏的截图之类,再发注给相关设计人员。设计人员出成品再检查提出意见,比如说《绝地求生》的画面中这边树的树叶太多了,请减少一点,那边再增加一棵树等等,返回去修改,最后得到满意的画面,都是这样一步一步做出来的。

而战斗场景部分又不一样,首先是出了印象稿,说明天是什么颜色,格雷姆巨人是什么颜色,角色服装没有在正片中出现,也是全部我自己根据不同职业设计的,包括颜色设定。中山演出活动厂家直销

这里中山先生在采访中展示了制作过程中的素材,比如模仿《沙罗曼蛇》、《生化危机》、《绝地求生:大逃杀》的草图,以及战斗部分的人物设计和印象稿。——前后一共花了多久呢?中山:一共两个月。

——那很辛苦吧?中山:虽然很辛苦,不过做得非常开心。2D和3D的设计制作人员也非常配合我,真是非常好的合作经历,因为一般情况不见得能那么顺利。

——对在中国做动画有兴趣的人有什么建议吗?中山:其实中国厉害的人也有很多啊。技术方面来说的话,中国和日本也不会有地域上的区别,普通地去模仿、追赶喜欢的原画师,自己去画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断重复这类的事吧。因为我就是这样做过来的,逐渐变成了现在的工作。

以下是彩蛋部分:

——这次来中国成都有什么感受呢?中山:挺繁华的,有各种东西,昨天晚上有在繁华街上逛过,好像和东京市中心没啥差别,有种熟悉的感觉呢(笑)。不过生活上有些不适应的地方。

——吃的方面吗?中山:是是是(笑)。虽然某些吃的还是能接受的,比如说711便利店也是有的,大部分还是差不多的。另外不一样的地方还有交通方面吧,开车的真是厉害啊(笑)。

——藤井先生也说过。中山:要是在日本肯定要被交警抓起来,真的。另外,吃的真是太辣了,藤井先生估计也说过差不多的话,昨天真是吓了一跳。

——昨天你们吃了正宗麻婆豆腐吧?中山:虽然很辣,不过真的很好吃,好吃但是太刺激吃不了的感觉(笑)。总之玩得很开心。

——有点像度假的感觉?中山:是,真和度假差不多(笑)。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原文地址:中山龙访谈 - Anitama - 讲道理的动漫媒体

官方网站:Anitama - 讲道理的动漫媒体

官方微博:@AnimeTamashii

微信公众号:Anitama0815

合作邮箱:bd@anitama.cn